樱槡

普通的咸鱼型痴汉,ky的时候打一顿就好了(不

最近在看全职猎人!相见恨晚!!好看好看!!!等啃完就写观后感!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这么好啊他们(

希望新的一岁思想可以更加成熟 培养口才 每天都要看paper!多关心父母 每周都要打电话。还有早上要早起 少玩手机。如果可以找的男朋友 就更好啦~
感谢

最近好喜欢这首歌,单曲循环中。(奇怪的慢反应
夏天快要结束啦~

终于把第三只大天狗升六啦!日女控制系、参上!
三款不同口味的大天狗陪探索,博雅你开不开熏!??

幼年博雅与成年大天狗的相遇(脑洞)




第一次写文 可能有些难吃 谢谢各位小伙伴 博天有那~么好:3

烈日下的一个小小的身影自山径上跑过。一身红白相间的狩衣,刘海偏分梳向一侧,余下的头发则高高束成马尾,一个六七岁的孩子,看上去虎头虎脑,颇为可爱。
今日是狩猎大典,博雅本只是和父亲坐在看台观摩的,可看着场内的御马弯弓的哥哥们,还是没耐住好奇心,终于开溜偷偷摸进了狩猎场。
略显稚拙的身影追逐着一只幼年豹子,那是父亲去年送给他的伙伴。黑豹灵巧的在小径上领路,偶有一两只藏在草丛中的蝴蝶被惊飞飞向高处,两只小小的身影一会便跑出了看台的视线。
小黑豹很久没有来到这么空旷的地方,左冲一下,右扑一下的,博雅见着也很开心,笑着追在后面,男孩独特的爽朗笑声此时恰好传进了某人的耳中。
一人一豹沿着山路不知跑了多久,小黑豹竟跑到了一处悬崖边。男孩正要叫住小家伙往回走时,脚下的石子却偏偏在这时突然踩滑,人形忽的便向山谷倒去。
糟了!

与恐惧同时浮现在脑中的还有一个念头,小男孩为此咬牙睁大眼睛向四周索寻,想要看清是否有树枝藤蔓借力。可就在这时,耳边的聒噪的气流声突然消失了,取代的是一种翅膀缓慢拍打的声音,眼前刚刚没来的及看清的事物都在缓缓的下降……身后伸出了两只不知是谁的手,不疾不徐稳稳的抱住了自己。 

扑簌——扑簌——
两人在葱茏绿意的山谷中被气流托着缓缓前行上升,博雅听着身后传来的翅膀拍打声和某个人清晰的呼吸声,一时间竟忘记了是被某个不相识的人救了,从未在如此视角观察这个世界,眼前的景色让他无法形容。
虽是午后,山谷中却漫着一层水气,洇着遍地苍翠的树冠,把裸露的土地遮的迷茫。而身旁一侧的山壁仿佛是被刀削成似的。
“刚刚多谢了,我是……”,男孩开口说道。
还未说完,博雅猛一抬头只听“咚”的一声,正是与身后那人的下巴磕个正着。男孩“啊”的叫出声来,而身后那人只是又扇了两下翅膀,加快向一处平坦的地方下落,不远处的小黑豹见状也急忙跑了过来。
要及地时,博雅察觉到周围的气流仿佛被吸引着急速靠拢围绕两人形成一股漩涡,而那人已收起了羽翼竟以直立的姿态缓缓悬在半空。一晃神,男孩已被轻轻放在了地上。
博雅终于扬起脸来打量这个一路上一言不发的人。
衣着白色狩衣的短发青年正半蹲在自己面前,巨大的黑色羽翼从身后向两侧垂下,轻柔的银发被阳光染上些许杏黄,而那双澄蓝色眼睛正淡然的看着自己。
美丽?博雅心里竟头一回冒出来这个词。曾听过民间传说中的仙女都长得美丽,可是在此之前一直都想象不出怎样的人才能配上如此形容。
来不及细想,一双小手已经摸向了那人腰间别的竹笛。
青年连忙用手护住笛子起身,低头看去正迎上一双亮晶晶的笑眼。
博雅仰头看着眼前的青年,嗯……虽然眉头皱起来的样子也很美丽……但是不要皱眉就更好了……
“这里并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这是这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略有些低沉的声音听得博雅又怔了怔。
看着眼前这个傻乎乎的小男孩,青年心下无奈打算离开,还没迈开脚步,身后就被拉住了。
回头看去,拉住自己羽翼的那个小家伙这回眯起眼睛正笑得可爱,小虎牙都露出来了。
虽然原因自己也不清楚,但博雅就是想和这个人呆在一起,多说说话。至少、至少也要好好介绍一下自己……然后,想和他做朋友!刚刚看到他转身要走,少年心头一急,不自觉地就想要抓住他的手挽留,可是目前因为个头问题,抓住的是人家的羽毛。
看着眼前人仿佛略显困惑的清冷表情,少年笑着并非常乖巧的松开了小手,然后顺手又在刚刚抓的地方顺了两下。
像是按耐着什么,低沉的声音吸气道:“是有什么事吗?”
无视青年脸上的黑线,小男孩站好颇有介事:“我叫博雅,是一名皇子。今天是随父亲他们看狩猎大典来的。刚刚您能出手相救,博雅心中非常感激,希望能被告知名字以告诉家人,父亲他们也一定会送给您一些丰厚的谢礼的。”
听到这话,青年仔细的瞧了瞧面前的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男孩的两颊已经绯红一片,两只亮晶晶的眼睛正顶着英气的眉毛睁大盯着自己。难得一见的有趣,青年心中决定要吓吓这个可爱的小家伙,于是仍撑着架子沉声说道:“吾乃栖于此山的大天狗……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是个大妖怪。”
大天狗刻意在“大妖怪”三个字上加重了读音,还没低头去撇那男孩的反应,自己的右手就被牵住了。
“大天狗,那我以后可以来这里找你玩吗?”,那个男孩的笑容明亮的像夜空中的花火。
是不是哪里听错了,哪里说错了?这个小孩子听到我是妖怪,有什么值得这么开心……
还没想出答复,男孩爽朗的声音又响起:“哈哈,我忘记了。这山又没门又没窗的,你可以出现在这里,我也可以。既然你说自己是这座山上的大天狗,那我来这座山就可以找到你!”
这自说自话的孩子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自己隐居山林已经很多年没和人类打交道,难道现在都成这种风格了吗?大妖怪感到自己的头又沉了几分。
见这人还未松口,男孩正还要说些什么。就听远处人马声一片,其间传来阵阵呼喊。
“你该回去了,有人在找你”,大天狗仔细听辨后说道。
“刚刚说的,大天狗你可不要忘了啊”,男孩仍只看着眼前这人。
又是一股清风形成的漩涡,眨眼间那个自称大天狗的俊秀青年就消失了。可男孩还是捕捉到了对方嘴角那抹几不可察的笑还有那声“嗯”。
望着少年随侍从远去的背影,倚坐在一股树枝上的大天狗松了口气,终于……吗?不,也许出去之后再不会回来了吧……
入夜,林中又如往日般弥漫出凉雾般的笛声,可那笛声又仿佛和往日不同了。